講文明樹新風

首頁 > 旅游 > 旅游資訊

野馬守望者:與馬相伴19年

時間:2020-06-15 08:46:10  來源:新華網 放大 縮小 默認

  新華社烏魯木齊6月14日電 題:野馬守望者:與馬相伴19年

  新華社記者曲延函、張曉龍、張嘯誠

  一副墨鏡、一頂棒球帽,皮膚曬得黝黑,愛開自嘲的玩笑——與普氏野馬相伴19年的阿達比亞特,活脫一個準噶爾盆地版的西部牛仔。

  在面積超過1萬平方公里的新疆卡拉麥里山有蹄類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(簡稱卡山自然保護區),39歲的他如同荒原的守望者,日復一日守望著世界唯一的野生馬種——普氏野馬。

  說起馬,牧區長大的阿達比亞特并不陌生,但幼時偶然聽人提過的普氏野馬,卻烙在他的心頭。

  “有個遠房叔叔在國外考察時曾見過圈養的普氏野馬。當時野馬用鼻子嗅他、在他袖子上蹭了蹭,讓他心里發酸。叔叔說這是發源于我們國家的馬,應該回到故鄉,這句話我至今也忘不了。”阿達比亞特嚴肅地說。

  普氏野馬發源于新疆準噶爾盆地,曾因捕獵和環境問題一度滅絕。為拯救這一物種,我國自1985年起陸續從國外引回普氏野馬,并在新疆野馬繁殖研究中心進行保護、繁育和放歸。

  2001年,阿達比亞特如愿來到這里工作。當時野馬數量不多,野馬歸鄉后首次野放也即將進行,大家對野馬都格外細心?;貞浤菐啄?,他感慨道:“每匹馬都有自己的編號,我們記錄的工作日志具體到每匹馬幾點吃草、吃了多少、幾點排尿、幾點睡覺。遇上野馬產駒,更要整夜守在馬圈外。”

  繁殖中心的野馬成長后會在卡山自然保護區野放,讓它們在自然中最大程度地恢復野性。

  2005年,這位年輕的“西部牛仔”選擇跟隨野馬的腳步,進入卡山自然保護區從事野外監測工作。“當時覺得飛馳的野馬才自由,那里才是它們的歸宿,我也想和它們一起進入曠野。”

  野外監測一點不比繁殖中心的工作輕松。起初,阿達比亞特對野馬習性不熟,跑上八九個小時也見不到一匹馬,“保護區地表駝絨藜長得多,下面是堅硬的土包,車跑在上面晃得不行,我常被顛得頭暈眼花、甚至想吐。不過現在習慣了,覺得像坐過山車。”他笑著說。

  慢慢地,野馬什么時間去喝水、天熱時在哪兒、刮風時躲哪兒……都被阿達比亞特牢記在心。他常常一個人蹲在山頭,靜靜地看野馬吃草、喝水、玩鬧。十幾年的野馬監測似乎讓他走進了野馬的精神世界。

  “人們都知道狼傲氣十足,但其實野馬也極具個性。”阿達比亞特如數家珍地說,“每群野馬只有一匹公馬,公馬若在挑戰中敗給其他公馬,就必須讓出自己的妻子孩子并離開。有些公馬離群后便不再加入其他群體,獨自在保護區流浪,守護自己最后的尊嚴。”

  與野馬相伴的歲月讓阿達比亞特看待動物的視角發生了變化。他說:“外出觀測時,稍微靠近野馬群,公馬就會站在最前面,把母馬和幼馬擋在身后,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們,一刻也不放松。以前我只是腦子里知道它在干什么,但我有了孩子后,才在心里明白它在干什么。”

  阿達比亞特有一雙女兒,野外監測工作讓他無法長時間陪伴家人?;赝@些年,他情緒復雜,“有時我甚至羨慕野馬,在小馬駒需要時能擋在它前面……也想過離開,換一個能陪孩子的工作,但我心里終究放不下野馬,它們像是陪了我19年的老友,已融進我的生命。”

  2005年,這位野馬守望者進入卡山自然保護區時,野放的普氏野馬只有50余匹,到2019年底,保護區內野馬數量已達到240匹。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
密碼:
驗證碼:
延伸閱讀

和合承德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
1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,版權均屬于承德日報社和和合承德網所有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.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,并自負相關的法律責任。

3.如本網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與和合承德網聯系。

华讯配资